《经典咏流传》读最美的诗,唱最美的词(五)

    作者:网络来源:www.hkdjs.com发布时间:2018.04.16浏览量:370

中国的诗词有多美?

无论你身处何方,

经历着一种怎样的人生,

都会在读到某一句诗词时,

如临其境,感同身受。


如果我们没有出生在中国,

可能永远不能体会:

“江南”是怎样的烟雨朦胧,

“断肠”又是怎样的相思,

“明月”又是怎样一种乡愁,

“天涯”究竟有多遥远。

1.jpg

2018年农历大年初一,

央视的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

将古诗词配以现代流行音乐,

首播一亮相便脱颖而出,

火遍了朋友圈!


网友评论:

每一首歌都有故事,

首首都可以打动人心,

每个人用不同的方式都在表达着

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与热爱,

对诗词的见解与看法。

传承,真好。

2.jpg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

我们几乎都快忘了读诗,

几乎都忘了我们的诗词

有多美,多强大!


这一首首诗词

却让我们安静下来

重新找寻诗歌最初的感动

吟诵着千古名句,

也体味着人间百态。

1


桃花依旧笑春风:唯有桃花才能配得上这美丽的邂逅

《题都城南庄》

唐•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QQ截图20180416101145.jpg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风景里

我最放不下的就是你”

爱情是人类亘古不变的主题

在爱中沉醉,在爱中失落

又期待着爱情的不期而遇

这首《题都城南庄》就将

爱情的邂逅

描绘得婉转动人

诗人背后那段带着传奇色彩的故事

更为这首诗平添几分情深意长

微信图片_20180416101335.jpg

崔护,史书上对他的记载只有两句话

“崔护字殷功,博陵(今河北定州)人。

生卒年不详,贞元十二年登第。”

这记载真是少的可怜

说明崔护在当时还不是著名诗人

留下的诗也不多

但有这样一首诗足以千古不朽

诗和故事共同构成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诗中那场千年前的邂逅未有结局

在唐朝人孟棨《本事诗·情感》中

却有了圆满

这场猝不及防的相遇

不是单向的爱恋

桃花女因崔护而害了相思病故

但因为崔护一场哀恸哭喊

桃花女奇迹般的醒来

有情人终成眷属

最终两人白头偕老过着幸福的生活

这样的故事也称得上是

中国古代版的《睡美人》了

童话一般美好的结局

令这首诗圆了遗憾

微信图片_20180416101345.jpg

故事的女主角因相思成疾而死

又因所爱之人的哭喊而生

生生死死之间

让人忍不住嗟叹爱情的力量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而故事究竟是不是真的呢

已无据可证

却不影响这首诗成为经典

这首诗就四句话

基本词更是只有4个字

“人、面、桃、花”

两两组合拆分

就把两个少年人在灿烂春光里

从天缘巧遇,到物是人非的故事

一一道尽其间风流

字句间更是余音袅袅、回味无穷

微信图片_20180416101349.jpg

“人面桃花相映红”

这句写得着实传神美好

既有春日桃花的繁盛浓艳之景

又将这一场不期而遇的爱情

开尽了人间芳菲的烂漫

于此间,桃花实在功不可没

 

读中国的古典诗词、文学作品

总会不可避免地读到桃花

说桃花运、桃花眼、桃花妖……

“桃花”这个意象在中国太过复杂

但凡想起,总有一言难尽的风流暧昧

 

在《山海经》所载的“夸父追日”神话中

夸父临死前掷杖化为桃林

为后来追求光明的人解除饥渴

已赋予了桃花特殊的地位

 

文学史上最早歌咏桃花的诗句

出自三千多年前的《诗经》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拿盛开的桃花来比新嫁娘

微信图片_20180416101354.jpg

随着审美认识的发展

不同时代不同的历史背景

不同的诗人各自不同的人生境遇

桃花有了更多元的意象解读

到唐朝“桃花”意象的运用和创作

达到了一个顶峰

许多诗人着笔于桃花的感性特征

借桃花隐喻自己的情感

白居易作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抒欣喜之情

张旭的

“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

隐喻对桃花源生活的向往

张志和的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有闲适安逸之意

 

但是自宋代以后

推崇梅花的宋人

致力于桃花“花品”和“花德”的探讨

开始对桃花毁誉参半

甚至被有了花中“妖客”的比拟

桃花虽然艳丽

它恃春暖花开

又容易随风凋零

文人解读中难免比拟

其类似趋炎附势的小人

陆游的“饱知桃李俗到骨”

更是嫌弃得直白浅显了

微信图片_20180416101357.jpg

以桃花喻烂漫的春光

喻青春娇媚的美人

甚至桃花作为桃源的意象

饱含诗人的隐逸情怀

文人骚客的多情

不仅唤醒了桃花的艺术生命力

更赋予诗歌生命及灵魂

在《经典咏流传》的舞台上

王黎光老师谱曲的这首《桃花缘》

也有着自己的解读

微信图片_20180416101734.jpg

为音乐插上古诗词的翅膀的时候

跨越时空去感受

千年前的诗歌魅力

当赋予了它们这个新时代的文化时

这朵开在最盛的春光里的花

愿君驻足多采撷

微信图片_20180416101408.jpg


视频:桃花依旧笑春风

2

四代人66年接力传唱《诗经》:这才是生命力最长久的流行歌曲

微信图片_20180416102543.jpg

《诗经·关雎》(节选)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在本季《经典咏流传》的舞台上

出现过很多的经典诗词

但这首《关雎》可以称得上

《经典咏流传》中最源头的一首诗

《诗经》本就为中国古典诗歌的源头

作为祖先流传下来的

一部经典珍贵的文化作品

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人们的生活

在三千多年前

人们就用诗词来表达爱意的

今天金志文与湖北房县的一群民歌爱好者

用《关雎》这首千古名诗

与当代的农民生活结合在一起

在他们追求美好生活的过程当中

不断地咏叹着经典的诗句

通过歌声感受到

他们生活的快乐和内心的丰富

 

湖北房县就有这样一群民歌爱好者

他们是普普通通的农民

平时在田间地头干活的时候

他们经常会唱着

他们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民歌

72岁高龄的邓发鼎就是其中代表之一

10岁左右便开始唱民歌

一唱便是六十多年

古稀之年的他

在台上仍红光满面,话语间底气十足

微信图片_20180416102705.jpg

微信图片_20180416102809.jpg


视频:诗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