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家乡的田野间,看家乡四十年沧桑巨变——共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作者:范正权来源:www.hkdjs.com发布时间:2018.09.18浏览量:219

(一)

初秋的一个傍晚,表弟打来电话,叫我带着家人回老家去看看,说舅舅很想我。舅舅已经是八十好几,迈入耄耋之年的老人了。记得几年前我母亲去世的时候,他老人家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地走到我跟前,眼泪嘘唏,哆嗦着拉着我的手说:“五儿啊,你妈一辈子都很清苦,把你们兄妹五人拉扯大,很不容易啊,没享啥子福就先走了,就剩下舅舅我一人了,五儿,有空就要来看舅舅哈!”。我眼里噙满泪水,搀扶着舅舅坐下,握着舅舅步满老茧的手说:“舅舅,侄儿会来看你老人家的,我妈走了,你就是我娘舅家中唯一的一个老人呀!”。在所有外侄中,舅舅是最疼爱我的。记得小时侯,每逢去农村舅舅家玩耍,舅舅和舅娘就把一家人都舍不得吃的鸡蛋煮给我吃,我稚嫩的、从小就懂事的小表弟站在旁边,咽着口水看着我狼吞虎咽吃完全部鸡蛋(可我当时不懂事呀,认为舅舅家已经把鸡蛋吃腻了,而这一个一个攥聚起来的鸡蛋是我舅舅他们一家人当时普遍农村人家用来换取煤油和食盐的经济来源啊!)在我儿时的记忆中,舅舅家是很贫穷的,舅舅有六个子女,前面五个都是女儿,舅舅一直都想要有一个儿子,我的小表弟是舅舅在四十二岁才有的,但他一生下来就与贫穷结缘,在四十年前的中国农村,饥饿和和破旧的茅屋是贫穷的真实写照。在我的印象中,小表弟身体孱弱,穿着不合身的露出棉团的破棉袄,蹬着一双露出脚丫的胶鞋,头发蓬松,背着小背篼,和姐姐们上山打猪草,有时牵着水牛和我一起嬉笑在乡间的泥泞小路上,那时的我,把这一切看成新鲜和好奇,全然不知舅舅一家的艰辛,不知我的小表弟只读完小学就不能上学的不幸,(失学在当时的农村来说是一个普遍现象)不知我的表妹——我舅舅的四女儿只因贫穷就让今天不在话下的阑尾炎夺去了花季般的生命(我表妹死的那天晚上,我舅舅还在外地为生产队买耕牛,我老实的舅娘,一个典型的勤劳的、不多言语、任劳任怨的中国农村妇女,眼睁睁地看着女儿死在自己的怀里,哭肿了双眼。几年后,我的舅娘也因为病魔无钱医治而离开了人世。我舅舅家的不幸是四十年前中国农村的贫穷、不幸和悲哀的一个剪影。他们守着土地,守着的只是贫穷和无奈。)贫穷和不幸,让中年的舅舅苍老了许多,但舅舅一看见我这个外甥,就用他那粗壮的手扶摸我的头和脸蛋,露出开心的微笑,为我烧红薯,煮鸡旦,那时的我尽情地享受着舅舅一家人的温馨和关爱。四十年前的乡村,物质艰苦自不待说。然起初懵懂的表弟和我,只时时知有饥饿的感觉,见了什么都发馋,地里的红薯、花生刨来便吃,山上的野果也常与伙伴一番激烈的抢摘后即大口大口吞落肚中。至于其他,比如没玩具玩,没电视看,晚上只能枯坐于淡黄油灯下的情形则没在意。四十年来,乡村的风雨更迭,阴晴圆缺,草木荣枯,冷暖兴衰,莫不收敛眼底,烙印在心……

B37KR3KQAE480217.gif

改革开放前,农村普遍的低矮茅草房

(二)

    九月的一个周末,我带着家人,回了一趟老家——泸县朝河,刚一下车,老远就看见表弟向我们跑来,为我们提行李,把它放在他开来的奥迪SUV车上。表弟还是那样的憨厚、爽直和热情,怕我们累着、渴着,车里塞满了水果和饮料,嘀嘀不休地嘘寒问暖,我也时不时地问舅舅的身体状况。我的表弟一身时髦的休闲装,开着车行驶在乡村的水泥路上(以前还是充满泥泞的羊肠小道),车里放着《在希望的田野上》音乐,向我介绍他这些年来的情况,我从中知道了一二。近年来,表弟靠着勤劳致富的聪明头脑,充分利用党的农村政策,办起了一个规模还不算小的大米加工厂,硬是把一个衰败的家给撑了起来,在县城买了一套两百多平米的商品房,把四位表姐和我二舅家两位表哥全部安派在了厂里上班,改善了他们的生活,也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他们在农村都修起了三层楼的砖房,空调、冰箱、60寸的夜晶大彩电、HiFi音响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奢侈品)。由于舅舅不习惯城里生活,表弟在家里盖了一座三层楼的花园小楼房,四周花团锦簇,果树连绵,房屋不远处有一个供人休闲垂钓的鱼塘,屋里装饰一点也不亚于城里,甚至超过城里好些家庭。表弟说他老父亲一生都很辛苦,养儿育女,大半辈子没过上一天好日子,这几年,还专门让舅舅参加旅行团去香港、澳门、海南旅游,让他老人家尽享天伦之乐。可舅舅说不习惯,硬是闹着提前回来。表弟说家里有很多空的房间,那是舅舅的安排,好让城里的侄儿侄女们常回老家住住,呼吸农村的新鲜空气,尝尝现从地里采摘的时令蔬菜,为此,舅舅还专门养了一些土鸡土鸭,说是要给侄儿侄女带回城里。听到这些,我心中生起一股融融的暖意:舅舅啊!这就是中国农民的朴实,在富了之后还勤劳耕作的中国农民的那种先天本分。我特意让表弟停下车来,行走在我儿时采摘胡豆花的田间小道上,秋日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让我心旷神怡。不知是否在城市中呆得太久,乡间生活变得如此可爱,人们总是哀叹农村生活清苦,即使是今天,依然有人把能够进驻城市当成一种幸福生活的标准,我却独爱这份乡间的平和与宁静! 田野里的稻子已经收割很久了,残留的根茬儿却重新冒出了些许绿芽儿,粉嫩的,迎着阳光,很是欣然的沐浴着!在家乡的田野中,似乎一年四季都生长着一种小草,这些小草在家里叫油草,每到稻谷收割完毕,便长得特别的好,也许是田野不寂寞,不情愿仅仅是生长稻谷时才让人关注,所以自己产生的一种生命吧! 如今这些小草正安静却又努力的在点缀着这秋日里本应枯萎的世界。油油的绿着,让这片土地看起来更是明澈如新。一路上表弟又向我介绍说,这些年来党的新农村政策,特别是减免农业税,让家乡的农民兄弟们过上了实实在在的小康生活。我认真地听着表弟兴奋的谈话,忽然间,对面山坳里的村小传来朗朗的读书声,让表弟由衷地感叹到:“五哥,您的侄女现在读书不交书本费了,我要是生在这个时候就好了,也不至于肚子里没有墨水呀!”我也不胜感慨:是啊,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每一项农村政策犹如春风一样,沐浴在我的家乡,抒写着我家乡的风貌,让我家乡一天一个模样。

120331152584a22334c18cb9b4.jpg

我的老家泸县朝河镇新农村

    家乡变了,变得是如此的陌生而又自然。昔日的茅草房也不见踪影,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座风格各异的小楼房零星的散落在田间山头,一条条蜿蜒盘错的水泥路缠绕其间,秋天的金黄影射在果实累累的柑橘树上,让我如梦初醒般的知道:春天播下的希望,最终变成了秋天的收获!我也自信:党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会把我的家乡装扮得更加美丽!

15126977703792692.jpg